小托马斯写给波士顿的告别信:“我希望有人能想起我在这里打球。”

写给波士顿的一封信(翻译如下)

  

小托马斯写给波士顿的告别信:“我希望有人能想起我在这里打球。”

  说来搞笑,我正在庆祝呢。

  当我接到丹尼的电话时,我正下飞机。妻子Kayla和我刚结束结婚一周年之旅。我们去了迈阿密几天,现在正开车回到西雅图的家。

  我没接到电话,肯定是在车上忙什么,丹尼发给我一条短信。“IT,有空给我电话。”

  听起来挺戏剧性的,但这是一条再正常不过的短信。我给他回了电话,当时还在开车,根本没想太多。他知道我在路上,所以问候了几句。我问他怎么样,家里情况。就是日常的嘘寒问暖。

  然后突然陷入了小停顿,他告诉说:“我刚交易了你。”

  就这么简单,没有长篇大论。尽管我内心一万只草泥马飘过,但却无话可说。

  “去哪?”我只能这么回答。

  “骑士,换凯里。”

  这种感觉就像,你在跟人电话,突然对方说了什么,你再也不想多费口舌。也不想吵、不想骂。你甚至想用意念结束对话。这就是我当时的感受。

  丹尼开始谈我为波士顿、为凯尔特人场上场下做的一切,说我是多么出色的球员,我在骑士会有多好。彼时彼刻?我一句都听不下去。

  我好几次想挂掉电话,最终我那样做了。我感激你联系我,但现在你我之间没什么可说的。

  这就是通话的全部。

  那一刻你的脑海中有着千丝万缕的想法,但我需要将它们抛诸脑后。我本能地想到这对我的家人有什么影响?我想到两个儿子詹姆斯和杰登,必须通知他们要搬家了。我知道这对他们是不小的打击。他们马上就要开学,而且刚熟悉波士顿,把它当成了家。

  我和Kayla出去玩的时候,男孩们待在我妈妈家里。所以我们到家后立即和他们视频通话。我知道新闻马上就传开,我希望亲口告诉他们。所以我跟他们说,爸爸被交易了。

  大儿子詹姆斯问到第一句话是:“去哪?”

  “骑士,他们用我换了凯里。”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。”

  “勒布朗!勒布朗-詹姆斯!爸爸,你要跟勒布朗-詹姆斯打球!”

  我的小儿子杰登更敏感,他比任何人都爱波士顿。所以我知道这事对他伤害更大。他很伤心。

  我说:“杰登,你开心还是难过?”

  “难过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他说:“因为克利夫兰可能没有滑板公园。”

  他超爱滑板,所以肯定为这事生气。(克利夫兰,如果有滑板公园,请在推特上@我。)

  几小时后,新闻报道出来了。我的社交媒体爆炸了,我有上千条信息,上千种反应。

  但我儿子们的两个反应才是我需要的全部。其它所有的观点、流言、专家分析都无所谓。

  第一个是大儿子说的:勒布朗-詹姆斯。换个说法,我要加入东部最好的球队,在世界上最好的球员身边追逐总冠军。

  第二个是小儿子说的:难过。我会想念这座城市吗?

  

小托马斯写给波士顿的告别信:“我希望有人能想起我在这里打球。”

  我会怀念凯尔特人时光。

  但是我要说的是:这真TM伤人,伤透了。

  我不想撒谎,现在还痛。

  我不是不懂,我当然知道这是生意,丹尼是生意人,做了个生意决定。尽管我个人不认同,我不觉得凯尔特人变强了。但那不是我的工作,那是丹尼的。那是很艰难的工作,他做得很棒。但最终一切都是生意。所以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我是成年人。我知道进入这个联盟会发生什么,现在还是挺幸运。我写这篇文章不是诉说委屈,波士顿有权交易我。

  从很多方面来说,这是很好的一课。不仅对我,对联盟,对球迷和媒体也是如此。你知道他们如何谈论球员更换球队一事。我想到去年的KD,当他做了对自己最好的决定时,人们给了他多少压力,把他描绘成恶棍,只因为他行使了作为自由球员的权利。“自私”、“懦夫”,他成了一个坏人。

  但我的交易可以给人们提个醒。我想让他们看看我是如何被交易的。没有任何预警地被我为之忠心耿耿,付出一切的球队交易。人们应该改变他们的观念:除了当我们是自由身份,99%的情况下都是老板拥有生杀大权。当球员被打发来打发去就不是事。但当少数几次球员能做自主决定时,就变成我们的丑闻。这说明了我们的联盟,我们的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